中小五金企业,抗通胀仍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

一个本土生产的产品,标上了英文名字便宣称是“国外品牌”后,而标价就可以飙升2倍!在建材行业,更有业内行家大爆内幕,3种手法即可炮制出1个冠冕堂皇的“洋品牌”。

五金企业2011面临着多重困难,电荒,钱荒,央行再次加息,倒闭潮来临,面对大环境,五金企业应了解中国经济,做好相应准备。

马太效应,想必大家都听说过,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在五金行业,五金巨头们的发展一路顺畅,势如破竹。如晋亿实业作为胡润外来富豪榜前十位里少有房地产以外的企业,做好战略规划之后前行,企业发展就如同滚雪球一般壮丽,辉煌。而中小五金企业,依然在用力挣扎,试图在石缝里将种子发芽。

其实走访很多家居卖场时就有发现,不少品牌有着靓丽的洋名字,并且标榜进口的更不在少数,什么源自“意大利”、“美国”、“西班牙”、“德国”等。而同一材质的产品差价,最大竟达到每延米5000元以上,整体厨房的差价更是高达2万3万元,尤其在本土品牌与标榜“进口”品牌之间。(延米是一个立体概念,1延米一般包括700厘米高的吊柜和850厘米高的地柜各1米。)

2011年已有一半时间过去,在此,有必要根据前半年的经济政策和表现,对未来半年的中国经济走向做一番分析。

诚然,五金巨头也是从中小企业发展过来,一路上也是“血雨腥风”的闯过,才有今天的成就。中小企业的“门坎”来了,走过去便是门,可是侃侃而谈成功经历;过不去便是坎,从此销声匿迹。“倒闭潮”来临,中小企业跨过去便是成功典范,跨不过去就只能归类与倒闭企业的数字中。2011多“荒”的一年,面对“钱荒”、“电荒”、“用工荒”等各种荒,中小企业如何不慌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重大问题。央行加息,中小企业融资艰难,单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链很难走的长远。而转型升级也不是只喊喊口号就可以成功这么简单。中小五金企业,该如何突破马太效应魔咒,甩掉弱者愈弱的帽子,在艰难的五金大环境中“夹缝求生”呢?

相关人士大爆过内幕,目前一些橱柜的“伪洋名牌”大致是通过3种手法进行炮制。手法一是部分进口代替全部进口,其实国外橱柜原材料由中国供货的不在少数,但一些商家却为获取更多利润而进行模仿。手法二就是拿欧洲中低端产品在华就当“名牌”,目前市面上部分所谓“一流高档品牌”在欧洲是名不见经传的,或者说是定位在中低档次的。手法三就是,把出轨配件标个英文名价格竟可过万,其实这也是由于目前厨卫五金件市场洋品牌当道,人们崇洋心态仍然很严重,部分商家将普通配件谎称为进口品牌,这在高端厨房市场上格外严重。据了解,国内的一些知名品牌的配件如水槽、水龙头,一般报价几百元,多者也不过上千元。但是,洋品牌都是几千元,有的甚至上万元。

总体上笔者认为,由于高端消费仍然旺盛,保障房建设以及“十二五”开局之年的大量基础设施投入建设带动投资增速不减,下半年中国“硬着陆”风险尚小。

笔者认为,中小企业应找适合自身的发展方式。例如,有实力转型升级的企业,就当华丽丽转型,保证其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跟上步伐,变成适者生存中的“适者”,优胜劣汰中的“优”;没有技术支撑和转型实力的企业,可以“组团”发展,在寒冷的五金大环境中“抱团”取暖,将几个企业的优势项目结合,共同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或者可以选择1N模式,几家中小企业借力一家大企业,带动发展。

尽管情况如此,但是就目前的出轨市场环境来看,短期内还需为洋品牌“买单”。

但是,由于占CPI权重较高的猪肉价格仍在上涨,非食品价格也进入历史上涨最快时期,通胀峰值可能推延至三季度出现。抗通胀仍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紧缩货币政策还需坚持。

总而言之,原地不动只能被侵蚀,变成“温水煮青蛙”。求发展,才能不落后,才能在岩石中坚韧成长。

其实话有说回来,在原创设计等方面,国内品牌的确与国际水平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有实力的橱柜厂家不多,能买得起高端设备更少,也吸引不了高素质人才为其创新。事实上,目前橱柜企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乃至国外注册的不计其数,因为很多政策对这些注册的企业是倾斜的,橱柜行业出现“造假”是很难避免的。而且对于意大利的尖端设计和德国的精湛工艺,国内橱柜业在短期内很难跟上,而为之“买单”是无可避免的,但我相信这必将带动整个橱柜业的发展,这个局面一定会发生改观。

另一方面,在紧缩货币政策方面,将有适当微调,即优先选择对经济增长影响小,抗通胀效果更加明显的价格型工具。笔者预计今年年底之前,央行至少还会有两次加息,一次准备金率上调。

我们可以算这样一笔账:国外橱柜一般按柜体来算价格,好的烤漆材料换算过来也只是一延米400欧元(约合人民币4000元),但同样产品移到国内却能卖到最低1.2万元人民币每延米;而本土品牌特高档次的同类产品也只在5000元人民币左右。

在下文中,笔者将从“美元外患”与“政策内忧”等方面,对下半年需要做出的政策微调进行具体分析。

据分析,国外许多橱柜品牌都并不追求规模生产,有些甚至限量生产,家庭作坊式很多,所以品牌也很多,比如意大利有特点的品牌就有近3000个,这也给了国内一些不良商家一个很好的冒充机会。

一、弱势美元加大中国外患

欧美经济走势、债务危机进展、货币政策松紧程度是下半年海外经济的聚焦点,也是关系到中国出口形势、人民币走势以及中国输入性通胀情况的关键。笔者通过比较分析欧美关键指标得出,由于美国经济数据令人担忧、美国债务情况远差于欧洲、欧美利差持续存在,预计下半年美元仍将保持弱势。而美元作为全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其持续的超发和贬值,将是中国面临的主要外部困境。

1.比较一:美国经济恢复弱于预期

自今年一季度以来,美国经济增速便呈现下滑态势,实际GDP增速同比增长1.9%,弱于四季度3.1%的增速。私人消费、就业、房地产数据令人沮丧。美国5月非农就业人数仅增加5.4万人,为近八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失业率由9%上升到了9.1%。受失业率居高不下、住房止赎率高企等因素影响,美国房地产复苏仍旧乏力,目前依然延续着“价跌量降”的弱势局面。而欧元区核心国复苏稳健,特别是德国将继续扮演欧元区经济增长“火车头”的角色。由于出口保持强劲,德国国内的支出和就业情况较为乐观。IMF早前预计今年德国GDP将达到3.2%。

2.比较二:美国债务情况远差于欧洲

削减预算、减少债务是美国的当务之急。当前美国国债占GDP比重已经逼近100%,高于欧元区80%左右的占比。美国财政赤字占GDP比重超过10%,也远高于欧元区6%的水平。同时,美国各州政府和许多市政府同样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财政危机。然而,目前白宫与共和党难以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如果美国政府相应减少开支,对复苏中的美国经济影响偏负面。欧洲方面,由于欧元区国家无法形成财政同盟,长期来看,财政不协调问题将始终困扰南欧债务问题的解决。但通过“新债抵旧债”,希腊债务危机能够拖延1-2年的时间。短期内,希腊重组与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较小,欧洲问题不会爆发。
3.比较三:欧美利差持续存在

欧元区5月的通胀水平为2.7%,虽然低于4月2.8%,但仍远高于欧洲央行2%的目标。在“通胀斗士”意大利央行行长德拉吉继任欧央行行长后,欧洲央行在抗通胀立场上将更进一步,加息的可能性仍然存在。美国方面,虽然5月美国通胀率达到3.6%,但其关注的核心通胀率仅达到1.5%。尽管第二轮量化宽松会在6月底退出,但较差的经济数据仍不排除QE3推出的可能,预计美国加息要推迟到2012年。

弱势美元可能加大了下半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同时,海外经济走势尚不明朗,债务问题不断引发市场的恐慌,也加大了中国出口的难度。同时,国内劳动力与原材料成本上涨、部分商品出口退税取消、人民币继续升值等,也相应加大了中国出口商的压力。我们将今年出口增速调低至15%,进口增速为20%,全年净出口对于GDP的贡献将仍然为负。且由于出口情况差于进口,贸易顺差或将降至1400亿,预计年底之前,人民币兑美元将升值至6.2。

二、经济放缓不可回避,“硬着陆”担忧实为过度

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政府继续实行自去年年底提出的“名为稳健,实则偏紧”的货币政策,央行先后两次加息,并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紧缩货币政策之下,上半年中国经济出现放缓迹象,经济领先指数PMI数据连续三月下滑,消费数据持续放缓,亦有部分地区由于用电困难,企业生产受到了影响。经济放缓迹象越发明显,政策“超调”的声音不绝于耳,市场更加担忧中国经济可能出现“硬着陆”。

然而,笔者认为,当前中国经济确实出现放缓迹象,但是“硬着陆”担忧实为过度。由于经济增速放缓是政府为抑制通胀趋势和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而实施的宏观调控的必然结果,从这一意义上讲,适度的放缓是不可回避的过程。而虽然当前货币政策偏紧,但财政政策除取消购车优惠方面仍然保持积极,“宽财政”可以支持经济增长不至于大幅下滑。

具体来看,当前中国的高端消费仍然旺盛,保障房投资以及“十二五”开局之年的大量基础设施建设,也将带动投资也不会出现大幅回落。另外,对于市场上较为关注的电荒现象,主要是由于每年的4-5月份、9-10月份都属于电厂传统的检修时间,而恰逢去年部分工厂为完成节能减排任务,停止生产,今年大量复工,造成了用电需求增加,因此预计6月份,发电量将会出现上升,工业生产也会有所恢复。笔者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并未出现明显的降温迹象,不用过度担心经济下滑与“硬着陆”风险,预计二季度GDP同比9%,三季度继续回落,四季度有所反弹,全年GDP增速或将达到9%。
三、通胀峰值可能延迟,下半年压力不减

早前市场上有观点认为,本轮通胀将在上半年见顶,更有观点认为3月5.4%的通胀水平将会是本轮通胀的顶峰。但数据表明,当前通胀并没有走低趋势,反而屡创新高,仍然处于上行区间。5月CPI同比上涨5.5%,再创新高,而基于6月食品价格、非食品价格环比增长为零的简单推算,6月CPI也将高达6.1%。更何况在如今食品价格未见回落,非食品价格增速连创历年新高的情况下,控制在这一目标之内,有较大难度。

为应对本轮通胀,央行已经频频出招,为何通胀仍在持续走高?笔者认为,由于导致本轮通胀原因十分复杂,既有国内因素也有国际因素,既包含制度性因素,也还有趋势性因素,因此,本轮通胀具有长期性特征,抗通胀难度较大。由于货币超发并未一朝一夕,长期货币供应量造成的流动性宽松对通胀带来压力,不会很快缓解。另外,一直以来的产能过剩现象已经随着需求的大幅提高和落后产能的淘汰而发生改变。特别是“刘易斯拐点”出现以后,劳动工资的上涨不再支持供大于求的传统状态,工资上涨将对物价有长期和持久的推动力。同时,资源价格改革也迫在眉睫,特别是“电荒”出现后的电价上调压力,作为长期的制度性因素也将影响通胀。具体来看,考虑到当前猪肉价格走势未有回落,食品价格进入季节性上涨阶段,非食品价格已呈趋势性上涨等原因,通胀峰值可能延迟至三季度,预计全年通胀将会达到5.2%,超过政府4%的调控目标。

四、房价拐点有望三季度出现

房价走势是关系民生的重要内容,但考虑到当前一线城市的房价并未出现明显下降,预计政府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仍将继续。笔者认为,由于“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更加严厉”、“房地产税试点逐步深入”、“货币收紧政策仍然持续”、“房地产商资金链更加趋紧”、“保障房供应充足”、以及“一线城市房价并未明显下降”,在这六大重压之下,一线城市的房价拐点将在三季度出现。

在保障房建设的补充之下,投资不会出现大幅下滑。同时,1000万套的保障房供应也将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因此不必过于担心调控政策会对钢铁、建材、工程建筑机械等上下游产业和经济造成较大影响。但是,由于潜在的房地产需求强劲,并且房地产作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预计全国房价下跌空间有限。笔者认为,房价下跌的幅度会位于5%-10%之间。笔者认为,房价拐点越早出现,销售额便会越早回升,政府严厉的调控,如限购政策等,便会越早减轻。因此,房价拐点尽早出现,并非坏事,反而有利于房地产市场和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五、维持“紧货币,宽财政”的政策基调

由于当前中国“硬着陆”风险尚小,通胀与房价拐点仍未出现,紧货币仍需坚持。但由于早前频繁上调准备金率,已经导致中小银行超额准备金率基本上没有剩余,且表外的理财产品收益率以及中小企业贷款利率都远高于基准利率,提准对控制信贷影响将甚于加息。而及时提高存款利率将有助于缓解长期以来的负利率,是对抗通胀最为有效的方式。因此,笔者认为,在货币政策选择方面,应优先选择对经济增长影响小,抗通胀效果更加明显的价格型工具。预计今年年底之前,央行至少还会有两次加息,一次准备金率上调。

而在继续坚持紧货币的同时,政府还将辅以“宽财政”的政策组合,如降低个人所得税和落实保障房建设等,以防止“小滞涨”持续到第四季度。当前较多中小型服务业企业存在外包业务,在增收企业增值税的同时,企业还将承担外包带来的营业税税负。营业税不能抵扣,繁重的税负并不利于服务业企业发展和出口。因此,中小企业运行困难不仅来自于紧缩货币政策的实施,问题的解决也更加需要财政支持。考虑到营业税是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改革涉及到地方财政与中央财政的关系问题,进展可能较为缓慢。地方财政要获得更多的收入,就必然会推出房地产税,将其作为地方财政的主要税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