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公司通过满产满销、基础管理提升,分别同比增长9.8%、9.2%和10.7%

  在2017年成功扭亏为盈后,重庆钢铁(2.190,0.05,2.34%)2018年业绩再创历史新高。公司3月28日晚间公布的2018年报显示,在“成本领先”和“制造技术领先”战略指引下,去年紧紧围绕“满产满销、低成本、高效率”生产经营方针,持续推动生产稳定顺行、产供销有序衔接,市场响应能力明显增强,生产水平大幅提升,成本显著改善,管理体系初步搭建,盈利水平超出预期。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6.39亿元,同比增长71.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88亿元,同比大增458.5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亦达16.78亿元(2017年扣非后后净利润为-18.70亿元),每股收益0.20元。  据了解,去年重庆钢铁通过狠抓采购供应、狠抓设备保障、狠抓瓶颈环节“三个狠抓”,发挥系统能力,全力实现“满产”目标;通过建立直供、直销、直发体系,优化渠道结构,以及积极拓展营销渠道,实现销售溢价,精准定位,重构体系,顺利实现了“满销”目标。同时,公司还重构成本管理体系,强力推进成本削减工作;以市场和盈利能力为导向,优化品种结构,开发高附加值产品,大力提升整体盈利能力。  从盈利结构来看,去年重庆钢铁增利原因有三:一是钢材销售价格3611元/吨,同比增幅9.56%,以及品种结构优化,共计增利19.01亿元;二是公司通过满产满销、基础管理提升,生产稳定顺行,大力推进成本削减规划,焦炭热强度、烧结矿转鼓指数、燃料比、高炉利用系数、炼钢钢铁料消耗、轧钢成材率等主要技术经济指标显著改善,成本消耗水平明显降低,工序降本增利25.44亿元;三是期间费用总额同比下降增利0.81亿元。不过,去年因矿石、煤炭、合金、废钢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减利9.67亿元;2017年司法重整实现一次性净收益20.9亿元,而2018年无此收益。可见,公司2018年业绩的取得,主要是来自于主营业务的显著改善。全年公司销售钢材坯604.64万吨,同比增加63.62%,增加销售收入79.04亿元。  展望2019年,重庆钢铁表示,将持续贯彻落实“满产满销、低成本、高效率”的生产经营方针,生产组织以财务预算为导向,灵活应对市场,优化资源配置,强化过程管控,积极践行成本领先和制造技术领先战略,推动产供销有序衔接,确保系统高效运行。同时,持续推进精细化管理工作,实现管理降本,增强公司产品竞争力,打造实力重钢。  2019年,公司计划实现产量:生铁586万吨、钢640万吨、钢材613万吨;实现钢材销售量620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20亿元。

       |
徐宁  在经历司法重整和体制改革半年后,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钢铁,601005.SH/01053.HK)去年净利增长了四倍。  3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年报,董事薪酬情况引人瞩目,在持有公司股票数为零的情况下,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永祥去年的税前薪酬达533.91万元。  据界面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薪酬的上市钢企中,李永祥的年薪可位列各大钢企总经理第一,是第二名三钢闽光(002110.SZ)总经理卢芳颖234万元的两倍多。    但钢铁行业中薪酬最高的高管为方大特钢(14.390,0.27,1.91%)(600507.SH)董事长谢飞鸣。根据年报,谢飞鸣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达3169.67万元,另有三位董事报酬也在1000万元以上。  不过,方大特钢这几位高管都持有公司股份,因此获得的报酬包含了股权激励。方大特钢去年业绩良好,实现营收172.86亿元,同比增长23.9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9.27亿元,同比增长15.26%。  不过,方大特钢总经理尹爱国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只有43.88万元,还包含了30万持股数获得的股权激励。  重庆钢铁目前的董事长由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源合投资)CEO周竹平担任,年报中并未披露其薪酬。  重庆钢铁其他高管的薪酬也处于高位。另一副董事长涂德令年薪为177.33万,相较于上年的48.51万,同比增长了265.6%。  另有三名高管年薪超过200万元,分别为董事张朔达231万元、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吕峰253.86万元,以及监事会主席肖玉新252.69万元。  2018年,重庆钢铁高层薪资水涨船高,原因之一是得益于钢材价格上涨,去年重庆钢铁产销规模大幅提升,全年营收226.39亿元,同比增长71.0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7.88亿元,同比增长458.57%。  另一原因是重庆钢铁的重整改制,由四源合投资接手后,重庆钢铁已改为混合所有制,其高管任命和薪酬体系等不再受制于地方国企的规制。目前,公司运作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  在改组前,重庆钢铁的经营状况一度糟糕。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重庆钢铁于2015和2016年已连续两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103%。  2017年7月,重庆钢铁正式迈上破产重整道路,同年10月,四源合投资旗下的四源合(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上海基金)出资30亿元,和重庆战新基金以3:1的股权配置重组了重庆钢铁。  但四源合上海基金当时出资的30亿投资款主要为过桥资金,故一年到期后,需要引入新的产业资金接续。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下称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集团(下称四川德胜)成为了新的“接盘侠”。两者作为基金有限合伙人和四源合投资一起,共同成立了四源合(重庆)钢铁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重庆基金),该基金从而成为重庆钢铁的间接控股股东。  上述三方协议设定,四源合重庆基金的运营为“4+3”模式,即四年的投资期加上三年的退出期。四源合投资可随时寻找合适的时机退出,将重庆钢铁交由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来接手运营。  公布年报当天,重庆钢铁公告称,董事郑杰辞职,他的另一身份是四源合基金的董事、四源合上海基金的董事兼总经理。新晋董事候选人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力和现任四川德胜董事局主席宋德安,后者是四川德胜第一个准备进入重庆钢铁董事局的高层。  重庆钢铁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孟祥云表示,虽然钢铁行业经过供给侧改革,供需矛盾得到了有效缓解,但总体看,2019年钢铁的表观消费量会略低于2018年。重庆钢铁的核定产能840万吨,但预计今年无法达到这一目标。

  一、行业生产快速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2月份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12659万吨、14958万吨和17146万吨,分别同比增长9.8%、9.2%和10.7%。  二、产品价格略有回升。根据中钢协数据,截至2019年2月末,国内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07.68点,环比增加1.41点,增幅1.33%,同比下降7.55点,降幅6.55%。其中,长材价格指数为113.4点,环比增加1.4点,增幅1.25%,同比下降7点,降幅5.81%;板材价格指数为104点,环比增加1.5点,增幅1.46%,同比下降8.6点,降幅7.64%。  三、经济效益有所下降。2019年1-2月,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5186.23亿元,同比增长2.71%;实现销售收入6154.93亿元,同比增长6.93%;累计盈利216.90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355.50亿元,同比下降38.99%。2019年2月末,中钢协会员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4.2%,同比下降1.9个百分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