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钢材产量1.83亿吨,张利明任杭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近日,浙江省委组织部、浙江省国资委党委在杭钢集团召开干部大会,宣布杭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根据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张利明任杭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月亮任浙江省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不再担任杭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  资料显示,张利明自1981年进入杭钢集团工作,从一线干起,至今已37年,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杭钢人。2001年12月被任命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9月提任集团公司总经理。  据了解,杭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57年。杭钢在2015年重大亏损的情况下,2016年实现了13.27亿元利润,2017年25.04亿元利润,2018年1至7月实现27亿元利润,业绩屡创新高,已超去年全年总和,提前三年完成了“十三五”规划目标的168.67%,实现了产能压缩、结构优化、效益倍增、平稳转型的阶段性目标。

日前,江苏正式印发《关于加快全省化工钢铁煤电行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  1.加快构建沿江沿海协调发展新格局。加快构建沿江沿海协调发展新格局。根据国家关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要求,结合全省“1+3”功能区发展定位,通过兼并重组、产能置换等市场化办法,统筹谋划、稳步实施钢铁行业布局战略性调整。  所有搬迁转移、产能并购或置换等钢铁冶炼项目,原则上只允许在沿海地区规划实施,高起点、高标准规划建设沿海精品钢基地,到2020年初步形成沿江沿海两个钢铁产业集聚区,沿江钢铁产业集聚区重点是结构调整、做精做优,沿海钢铁产业集聚区重点是提高质量、做大做强,带动形成若千个精品型特钢企业。  2.大力推动分散产能的整合。严格执行国家关于产能置换、差别电价、超低排放等标准,综合运用市场化、法治化等手段推动全省分散产能整合,加快推动转型升级。  重点实施环太湖、沿江、沿运河等区域的相对落后冶炼产能退出和搬迁工作,距太湖直线距离10公里以内的所有冶炼产能,20公里以内的600m3及以下高炉、50吨及以下转(电)炉必须在2020年前全部退出、搬迁,40公里以内的500m3及以下高炉、45吨及以下转(电)炉必须在2020年底前按照国家减量置换要求,技改升级为国家产业结构指导目录明确的鼓励类装备。  各地要严格执行《江苏省产业结构调整限制、淘汰和禁止目录》要求,严把准入和淘汰两端,加快推动区域钢铁产业布局优化和结构升级。徐州市要按照总量调减、结构调优的原则,下大力气整合分散冶炼产能,到2018年底前整合关停所有独立炼铁企业,钢铁企业数量减少到10家以下;到2020年前,徐州市冶炼产能比2017年下降30%以上,整合形成1-2家装备水平高、长短流程结合、能耗排放低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  3.严格控制钢铁行业相关炼焦产能。深入推进“263”专项整治行动,切实强化炼焦行业的整治工作,有效降低全省钢铁行业综合能耗水平。2018年底前,沿江地区和环太湖地区独立焦化企业全部关停,其他地区独立炼焦企业2020年前全部退出。  2020年底前,除沿海地区外钢焦联合企业实现全部外购焦(5000m3以上的特大型高炉炼钢企业可保留与之配套的2台7米以上焦炉)。徐州市要在2020年底前对现有11家炼焦企业实施关停、搬迁、改造、提升,整合成2-3家综合性焦化企业,压减50%的炼焦产能。  原文如下:

全国工商联冶金业商会24日发布上半年民营钢铁企业运行情况,一个新动向是,行业中的优质产能正充分释放,带动行业整体运行质量提升。分析认为,这说明去产能等政策收效明显。不过有迹象显示,钢铁行业产能扩张的冲动正在增大,需要提前防范。  今年上半年,民营企业粗钢产量2.64亿吨,同比增长4.56%,增幅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44个百分点。钢材产量3.51亿吨,同比上升5.5%,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5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全国工商联冶金业商会常务副秘书长王连忠介绍,民营钢铁企业的盈利水平明显提升。冶金商会统计的160家主要民营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0782亿元,同比增长20%;实现利润996亿元,同比增加135%。吨钢利润569元,好于行业平均水平。  从利润情况能看出行业集中度在提升,上半年,沙钢一家企业的利润就突破了120亿元,方大和建龙的利润也都突破了50亿元。除了这三家规模最大的企业,数据显示,民营钢铁企业整体的优质产能都得到了充分发挥,重点企业产量比重上升。  王连忠介绍,商会统计的160家重点民营企业,上半年钢材产量1.83亿吨,同比增长17.24%,小企业钢材产量1.68亿吨,同比下降2.78%。一个升,一个降,反映出优质钢铁企业、优质产能比重的上升。  专家分析认为,出现这样的变化说明相关政策的实施已经取得了积极效果,扭转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记者注意到,上半年民营钢铁企业生铁产量为2.02亿吨,同比下降0.24%,与粗钢和钢材产量的增加形成鲜明对比。  为什么上游产品产量减少,下游产品产量反而增加?唐宋大数据首席数据官马强说,这是因为取缔“地条钢”使废钢资源回流优质钢企,替代了一部分生铁。“‘地条钢’‘吃’的全是废钢,它成本低,质量也不行,对环保影响也不好。但是它把废钢资源占走了,这样优质企业拿不到废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打击了‘地条钢’以后,把这些产能去掉了,有资源来改善工艺条件,废钢比提升。”  还有一部分功劳来自去产能。落后产能、低效产能退出后,钢铁行业供需总体趋于合理,粗钢产能利用率也大幅回升,基本回归合理区间,行业运行明显改善。国家发改委之前表示,截止到8月中旬,我国已经完成钢铁去产能全年任务的八成。  不过,目前螺纹钢现货价格已经上涨到4500元/吨,期货价格也创出6年来新高。随着钢价高位运行,王连忠发现,钢铁企业采取各种途径扩大产能的劲头正在加大,值得警惕。他说:“通过指标置换的价格可以看出,现在买一吨产能比以前贵两三倍。最低时100多元一吨,现在500多元、600多元。因为企业要求扩大产能的主观动能在增加,所以需求增加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