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硅钢的出口逐渐增长,此次宝武集团毫无保留地介绍了环保方面工作的开展和未来规划目标

唐山市希望摆脱在74个城市空气质量月度排名倒数的局面,计划自7月10日起对部分钢铁产能进行停限产。  根据此前传出的消息,唐山自7月10日起开始新一轮限产。具体为所有烧结机、竖炉限产50%(完成脱硝治理的除外);唐钢、唐银各保留1座高炉;古冶、丰润、丰南、滦县、玉田钢铁企业高炉产能限产50%;其他(迁安、迁西、遵化、滦南、乐亭)钢铁企业高炉产能限产30%。  据业内人士透露,唐山部分钢铁企业表示已接到环保限产通知,并有4家钢企高炉有明确停产计划。其他企业尚在协调中。后期或根据最新限产要求进行一定的调整,生产端将受到一定影响。徐向春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后市走势要看这次限产的范围和力度以及时间长短。总体来讲,在钢铁需求淡季的时候出现限产,对市场有利好支撑作用。  华创钢铁有色煤炭分析师表示,若唐山市按照各区县钢厂高炉限产30%-50%不等的方案执行,保守预计实际影响的日产量达到7万吨,超过此前徐州钢铁行业限产的实际力度。而根据相关文件,采暖季限产或扩大至汾渭平原甚至有可能扩大至长三角。钢铁板块将同时具备环保超预期和秋季旺季预期二重共振,继续看好板块后续走势。  申万期货黑色金属分析师石头对上证报记者表示,除了唐山限产传闻,近期华东多家钢厂停产检修,对供应产生一定影响,钢材库存也处于相对低位,价格具有支撑。目前现货价格相对于期货1810合约升水,短期内期货价格有望继续向现货方向靠拢。而年内来看,钢厂利润将继续处于高位且较强势。  从市场反应来看,在基本金属11日集体重挫的情况下,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收盘报于3879元/吨,涨幅为0.47%;热卷主力合约报于3952元/吨,涨幅为0.56%。

生态环境部6月底的公开通报批评,将总部位于江苏省张家港市的民营钢企老大沙钢集团的环境污染问题暴露无遗。目前,张家港市全面启动彻底整改,并问责各级干部和相关责任人34名。  同时,沙钢集团还准备向国内环保钢厂取经。7月11日,沙钢集团发布消息,7月9日,沙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亲率沈彬、刘俭、陈晓东、施一新等一行赴上海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参观学习,宝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德荣,党委常务兼宝钢股份董事长、党委书记戴志浩,副总经理张锦刚等接待。  沈文荣一行首先来到宝钢股份,先后参观了钢渣处理中心、高炉平台、烧结机及脱硫脱硝项目、焦炉烟气脱硫脱硝项目、原料C型料场、高炉控制中心、废水处理项目等生产区域和生产线,详细了解了钢渣深加工处理、烧结机脱硫脱硝和焦炉烟气脱硫脱硝工艺、原料料场改建等情况。  下午,双方还举行了一场交流座谈会。陈德荣在座谈会上表示,宝武集团是最大的国有钢铁企业,沙钢是最具代表性的民营钢铁企业,为国家整个钢铁业的发展都做出了各自的贡献,虽然两家钢铁企业的发展路径不一样,但正是这样的差异性,互相之间可以取舍、借鉴的地方更多。  陈德荣表示,环保工作是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提出的新要求,对于钢铁企业既是危机,也是一次发展的新机遇。多年来宝钢形成了一套较成熟的环保体系和环保工艺,沙钢在绿色制造方面也做了很多努力,面对目前巨大的环保压力,要进一步增强绿色制造观念,加大环保投入,加快技术创新,提高管理标准,将危机转化为机遇,因为在新一轮的绿色环保去产能政策下,很多低小散乱的钢企将会被淘汰,而像宝武、沙钢这样具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只有切实做好环保工作,才可能抓住发展的新契机。  沈文荣在座谈会上表示,此次宝武集团毫无保留地介绍了环保方面工作的开展和未来规划目标,让我们深刻意识到存在的差距,如在硬件设施投入方面。  沈文荣提到,尽管近几年来沙钢在环保设施上也投入了近百亿元,但有些效果并不是很好,尤其投资缺乏中长期的规划,工作存在滞后性,通过此次学习,沙钢将调整思路,与时俱进,积极适应新形势、新要求、新标准。  沈文荣坦言,沙钢在制定《九五》规划时对环保作了一定规划,但只是从宏观上进行了描述还不够细化,下一步要继续向宝武学习,把宝武作为学习的标杆,将环保和安全作为企业文化来培育,从领导干部开始增强环保意识,转变思想,同时加大硬件和软件的投入,包括自动化控制、检测中心的建设,全方位行动,加快推进落实。  沈文荣表示,安全、环保是企业的生命线也是核心竞争力所在,只有安全、环保意识强化了,企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硅钢因其生产工艺复杂,制作技术严格,被称为钢铁产品中的“工艺品”。由于我国炼钢技术的不断进步,硅钢行业的企业迅速成长,产能产量不断增加,我国硅钢的供给不仅能够满足国内的需求,还大量出口;2017年首次成为硅钢的净出口国。  硅钢行业产能产量同步释放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硅钢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个数为29家,硅钢的总产能为1236万吨,其中无取向硅钢的产能为1102万吨,取向硅钢的产能为134万吨。分区域看,华东、华北和中南地区的硅钢产能较大,其中华东总产能达到了508万吨,约占全国的41.1%,无论是产能还是企业数量均领先其他地区。  随着产能产线的不断增加,我国产量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硅钢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我国的硅钢产量从421.1万吨上升至1020.2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10.3%,同期粗钢产量复合增长率仅为5.7%,硅钢的发展较为迅速。  分企业来看,作为国内首家生产冷轧硅钢的企业,宝武集团的产量居于全国首位。首钢、太钢和鞍钢产能也较多,但与宝武仍有差距。由于宝钢和武钢的合并,我国硅钢生产的集中度出现了大幅提升,2017年我国前五家企业的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68%。其中宝武集团以29%的份额位列第一;首钢、鞍钢、太钢和华菱四家钢厂总产量约占全国的39%,形成硅钢产业的第二梯队。  我国首次成为硅钢净出口国  进口方面,由于国内硅钢技术的完善,进口硅钢逐渐被国内产品替代,我国硅钢进口量呈逐年减少的趋势,从2012年的71.1万吨降至2017年42.9万吨。在逐渐满足国内需求的同时,我国硅钢的出口逐渐增长,国产硅钢的竞争力正在增强。2017年,我国硅钢出口45.6万吨,同比增长16.62%;首次超过进口量,成为硅钢的净出口国。  硅钢行业的产量产能同步释放,按照这一趋势,2018年,我国有望保持硅钢净出口地位。  分国别和地区来看,我国的硅钢进口绝大部分来自于日本、台湾和韩国,三地的进口量占总进口的比重超过90%。我国的硅钢出口地较为分散,出口印度、意大利、墨西哥和韩国的量相对较多,但没有国家超过20%,因此我国硅钢的出口受到单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变化的影响较小。印度、意大利、墨西哥和韩国为排名前四的输出地,四国占我国出口硅钢片数量的一半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